B04:玉峰
     
本版列表新闻
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 返回首页
     
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过年的记忆
张其平

  ■ 张其平

  小时候,我特别期盼过年。大人们在农田里忙了一年,只有到过年时才有真正闲下来的日子。村子里顿时热闹起来,家家户户的门都敞开着,想去谁家串门就可以去谁家。

  年真的来了,虽然我看不见它,但处处都能感受到它,家家户户都洋溢着欢乐。父亲从镇上买回来了春联,贴在了大门的两侧,古旧的门脸马上重又焕发生机,变得喜气洋洋的。奶奶腌好的鸡鸭都晾出来了,挂在屋檐下滴着黄黄的油。晚饭的时候,厨房里就飘出了腊肉的香味。邻居家的妹妹穿上了新衣服,在村子里跑来跑去,谁见了都夸她好看。还有夜晚隔壁村子燃起的满天烟花,总是让人心驰神往。

  村子边的小河安安静静,像一面玻璃。河水清凌凌的,天光投在水面上,泛着晃眼的白色,风在水面上飘来荡去,漾起一阵一阵的波纹,风吹得岸边的树和我们都瑟瑟发抖。只有鸭子不怕冷,从河边游到河心,把脖子伸进冰凉的水里,偶尔啄出一条小鱼,几只鸭子便追赶了老远去争抢那难得的美味。我站在树下,开心地观赏着鸭子们的游戏。

  呼啸的北风不知什么时候停止的,夜突然变得很安静。雪往往是在夜里无声无息地降临。早晨睁开眼睛,外面便已是白茫茫的一片,望出去,窗台和树干上全是白的。母亲满脸通红地从灶房跑进房间,说,快起来,外面下雪了。我呼地一下坐起来,顾不上寒冷就想往外跑,被母亲一把抓住。母亲给我一件一件地穿上衣服,再套上鞋子,戴好帽子。我迫不及待地往外跑,到门口时却站住了,院子里一片洁白,雪花还在飘,雪平平整整地铺在地上,我不舍得跨出一步,怕踩脏了大地上这张洁白的画。远处,草垛是白色的,田野是白色的,电线杆也是白色的,只有屋旁那棵柿子树上摘剩下的几只柿子火红火红,像一个个红色的小灯笼。

  过年了,村子里还会来很多的陌生人,虽然我从来没见过,但他们见谁都是笑嘻嘻的。母亲告诉我,他们有的是嫁到别的村子里的小媳妇过年回来看爹娘,有的是嫁到我们村的姑娘家的兄弟姐妹过年来走亲戚的。曾经热热闹闹的一家人,似乎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又团聚在一起,回味他们年少时候的亲密无间。

  我去小伙伴家串门的时候,叔叔阿姨一见到我便抓一大把花生或者瓜子塞进我的口袋里,于是,我就口袋鼓鼓地跟着伙伴们一起玩,瓜子洒落一地。那几天,伙伴们见面总会问同一句话,你家来亲戚了吗?语气中既有羡慕也有担忧,羡慕的是别人家热闹团圆的过年气氛,担忧的是小伙伴跟亲戚家小孩玩了之后会冷落了自己。其实担忧完全没有必要,因为过不了多少时间,小伙伴们玩乐的队伍会随着亲戚家孩子的来到而变得越来越庞大,玩的花样也会变得新奇百出、五花八门。

  过年最开心的永远是孩子,这似乎是任何时候都不会变的,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过年更是一种越来越珍贵的人生体验。

   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A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A02版:民生新闻
   第A03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A04版:全球瞭望
   第B01版:科创昆山周刊
   第B02版:科创昆山·探索
   第B03版:视点
   第B04版:玉峰
正月年
油画·意大利的风景花园
桥苑的桥
最是一年春好处
过年的记忆
那一丝陌生的温暖
在春天
昆山日报玉峰B04过年的记忆 2021-02-23 2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